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老蠻王出手

文 / 封七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孟星河的理由很簡單,甚至已經簡單到了讓人無法反駁的程度了。

    你殺了我的好友,我便要殺你,又有什么可反駁的?

    楚休這時候還沒有說話,方白渡卻是站出來沉聲道:“孟院長,你這么說,就是有些不講道理了吧?

    你身為古尊一脈的領頭人,同樣也是星河武院的院長,做事情怎么也要合乎規矩和道理才是。

    葉唯空是主動找上天下劍宗想要合作的,也是他想要先殺楚教主的。

    自己實力不行被反殺,那也是活該,怎么聽你這語氣,好像是楚教主便該死一樣?”

    方白渡才剛剛降了楚休,而且他還是被算計,被逼才降的,他當然不會對楚休那么忠心。

    現在他站出來為楚休說話,其實也是為了他自己。

    既然他都已經站在楚休這邊了,那他可就再也沒有絲毫回轉的余地了。

    雙方的利益是一樣的,所以楚休不能死,昆侖魔教不能滅!

    孟星河卻是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很對,葉唯空是自己找死,他太執著了,心中的嗔念無法壓制,在當年的他便是這般,到了現在,依舊是這般。

    不過那又怎樣?現在我不是古尊一脈的領頭人,也不是星河武院的院長,只是一個想要為了兄弟報仇的武者而已。

    方白渡,你當古尊當了太長的時間,怕是已經忘了江湖是什么模樣了。

    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身在這紅塵當中,無人能逃得過去。

    我今日不論對錯,只分該做與不該做。”

    方白渡還想要說些什么,但卻被楚休給拉住了。

    楚休的臉上帶著一抹笑容,淡淡道:“孟院長說的很不錯,難得跟我想的一模一樣。

    對錯是非,不是那么容易分辨的,一直以來,我也是如此想的。”

    楚休這話不是虛偽,而是孟星河的想法,跟他竟然也是驚人的一致。

    若是呂鳳仙等人將來被人所殺,哪怕是他們做的不對,但楚休又哪里會管那些?

    江湖從來就不是一個能分辨對錯的地方。

    “不過孟院長,江湖是不論對錯,但卻也要論得失的。

    葉唯空已經死了,你還活著,星河武院還在。

    你確定今天便要出手?出手便能殺得了我?”

    孟星河沒有說話,但下一刻,他手中紫檀長劍便已經出鞘,劍身漆黑,點綴著點點的星芒,青天白日,卻是接引下來了一道璀璨的星河!

    許天涯和方白渡的面色都是一變,心中暗道一聲糟糕。

    他們感覺自己這段時間簡直就是倒霉到了極致。

    跟著天下劍宗混的時候,被楚休安插臥底,直接翻盤,被算計的極慘。

    好不容易現在投靠了楚休,眼看有了弟子,可以跟著昆侖魔教雄霸東域了,沒想到孟星河這位九重天的至強者又找上門來了。

    不過這時候方白渡卻感覺到有些不對。

    楚休太淡定了。

    雖然楚休一直給人的印象就老奸巨……老謀深算,好似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當中一般。

    但像是魏書涯等人卻也是一樣的淡定,好似沒把孟星河這位九重天的巔峰強者當回事。

    要么就是他們眼界淺,以為九重天的巔峰強者只是比八重天高出一線,并不算太強。

    要么……就是楚休早就已經有了依仗,所以他們并不畏懼。

    楚休深深的嘆息了一聲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啊,老前輩,這次就靠你了。”

    方白渡和許天涯都是一愣,前輩?哪個前輩?難道是楚休的師父?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從昆侖魔教內部忽然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

    那是一股宛若洪荒般蒼涼而又恢宏的氣息,隨著那氣息傳來,大地甚至都在震顫著。

    一名身材高大,穿著道袍的老者一步步走出來。

    他那肉眼一看便猶如魔神一般的強大力量跟他身上那身云紋錦繡道袍相比,卻是給人一股十分別扭的違和感。

    看到那道袍老者,孟星河握劍的手微微一頓,片刻后才吐出了三個字來:“老蠻王?”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那道裝老者,正是羅山部的老蠻王。

    在楚休解決了南域進攻之后,他第一件事情其實并不是去組織東域聯盟大會,而是先親自去了一趟南蠻之地,請出了老蠻王。

    雖然孟星河跟葉唯空已經能有上百年未曾見面了,在其他人看來,二人已經走了一條不同的路,算是徹底分道揚鑣了。

    不過楚休以己度人,他總感覺這件事情孟星河不會就這么輕易算了的。

    但葉唯空想要殺他,他自然也不會放過葉唯空,而且當初那種狀態也容不得他去留手放人。

    所以事后楚休自然也要想辦法防備著孟星河。

    老蠻王便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既然是盟友,那盟友有事,你總不可能冷眼旁觀吧?

    當然老蠻王也不會白被楚休當槍使,他趁機勒索了楚休幾個‘很過分’的條件。

    起碼在大羅天的人族武者眼中是相當過分的那種,但楚休卻是一口便答應了下來,換得老蠻王出手相助。

    看著孟星河,老蠻王一咧嘴道:“沒想到你竟然還認得我,我沒跟你打過交道,但我卻跟你的師父,上代星河散人打過交道,那時候我好像還在靈寶觀內當道士呢,你師父也還沒收下你。

    你們這一脈的傳人都很不凡,你師父也是如此。

    你們的目光應該是在那九重天之上的星河當中,而不是糾結于這些紅塵紛爭。

    退去吧,有我在,你動不了這小子的。”

    孟星河很好奇,楚休究竟是如何請動老蠻王的。

    但聞言他卻只是搖搖頭道:“我道心未定,不把紅塵中的因果全部斬干凈,如何去追尋大道?”

    老蠻王搖頭嘆息道:“固執,固執啊,老朽許久未出手了,如今正好活動活動筋骨。

    我這一族可不像你們人族那樣,喜歡講什么尊老愛幼。

    對小輩出手,老頭子我可是沒什么壓力的。”

    隨著老蠻王的話音落下,他身形一動,直奔孟星河而去。

    天地之間驟然間一聲爆響傳來,無人能夠看得到老蠻王的身形,他仿佛是穿越了時間跟空間一樣,等到他出現在了孟星河的眼前時,一拳便已經落下!

    拳碎天地!

    在老蠻王出手的一瞬間,楚休便感覺到了那股在律動著的力量規則。

    老蠻王只是隨便出了一拳,但那一拳所引動的力量規則,甚至要比楚.休的法天象地都要強!

    九重天的巔峰至強者,就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存在。

    或者說,九重天跟九重天之間,也是有差距的。

    天下劍宗的羅山雖然也是九重天,他只是在力量上優于八重天的武者,對于規則之力的掌控上并沒有碾壓。

    而此時老蠻王還有孟星河,他們所掌控的力量規則已經完全超越了楚休的理解范圍內。

    他們都已經如此強了,更別說是道尊那個級別的存在了。

    當然嚴格點來說,獨孤唯我和寧玄機其實也是武仙九重天。

    他們雖然強得過分,但是自身卻還沒有突破下一個境界,自然也算是九重天了。

    所以這九重天的水,可是深的很。

    此時場中,面對老蠻王那牽動了無數力量規則的一拳,孟星河的衣衫飄動,身形不動,但卻是猶如跨越了無數的空間一般,瞬間便后退十余丈。

    他手中那星紋長劍向著前方輕輕一劃,瞬間星河落九天。

    龐大的力量跟星河對撞,所爆發出來的威勢差點摧毀了整個昆侖魔教的中央廣場。

    下一刻,孟星河手中的星紋長劍舞動而起,猶如天上仙人一般,劍光隕落,夜落星河,每一道星光都是劍意,萬千星光墜落,赫然已經是將老蠻王給整個包裹在其中!

    老蠻王愣了一下,隨后便大笑道:“你比你師父更強,你的劍,也比師父更加有銳氣!”

    不過話音落下,老蠻王身后無數靈寶霞光沖霄而且,五色斑斕的霞光璀璨至極,但任何存在只要觸碰到那靈寶霞光,都會被其同化消融,威能竟是無比的霸道。

    此時若是有著靈寶觀的武者在此他們都不敢相信,老蠻王竟然把靈寶霞光修煉到了這種程度。

    尋常靈寶觀的弟子都是一道一道靈寶霞光修煉出來的,三十六道便算是小成,一百零八道便可以出師了。

    若是有人修煉超過千道,只有武仙境界的存在才能夠辦得到。

    而現在老蠻王的靈寶霞光卻是密密麻麻一片,成千上萬,簡直數不勝數。

    孟星河的眉頭微微一皺,他收劍后撤,手中的拂塵甩出,牽連萬道星輝,延長千丈,向著老蠻王絞去。

    那拂塵所牽動的星輝之力能夠凝滯規則之力,直接將老蠻王禁錮在當場。

    星紋長劍蕩漾起一道道波紋,穿越了空間跟時間,徑直向著老蠻王刺來。

    不過那當那長劍穿過老蠻王的護體罡氣,刺入他的前胸時,孟星河卻頓時一皺眉。

    一枚漆黑色的鱗片從道袍的傷口處浮現,讓他這一劍,不得寸進。

    老蠻王咧嘴一笑:“別忘了老朽我可不是你們人族,雖然你們人族的功法我修煉了不少,不過我這一族的看家本領,我可還沒忘呢!”

    說著,老蠻王周身發出了一聲蠻荒巨獸般的嘶吼來,強大的力量瞬間便掙脫了星輝束縛,甚至將孟星河的拂塵都硬生生的撕裂! ( 重生之魔教教主 http://www.jssrpx.icu/11/119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jssrpx.icu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北京pk10单吊一码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