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陛下腹中有乾坤

文 / 上山打老虎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方繼藩這一番話,完全是肺腑之詞。

    別看他平日瘋瘋癲癲的樣子,可事兒還是懂的,在正事跟前,他也從不含糊。

    這天底下,他誰都不放眼里,可這一切的前提是,得把弘治皇帝好好的哄著。

    說實話,若是陛下不占一半的好處,他方繼藩還不敢放手去干呢。

    可現在好了,有了依仗,便是天大的買賣,方繼藩也敢干了。

    弘治皇帝見方繼藩露出喜滋滋的樣子,這喜悅發自內心,心里也暗暗點頭。

    看看繼藩吧,就是這么簡單真誠,朕分他的利,他能高興的像是過年一樣。

    再念及許多的入朝為官之人,卻不知多少,都曾在這十里秦淮留下佳話,綾羅綢緞,千金買笑,仆從如云。崇文殿里,卻最愛大談奢簡之道,開口便是與民爭利,現在才明白,與民爭利的恰恰是這些人。

    他們用最苛刻的眼光,去檢驗別人,可對待自己,卻又是另一種標準。

    弘治皇帝雖是覺得欣慰,卻不由看向方繼藩道:“在這孝陵,繼藩除了想到經濟之道外,沒有其他的感悟?”

    方繼藩的臉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好吧,他實在沒想到別的,只知道有人想要作死,想到自己可能發財的機會來了。

    江南的富戶們,家底更厚實一些……因而抵御經濟危機的能力更強。

    這也是為何北方的地主老財們,土地和田產幾乎落入了錢莊之手,而江南的土地落入錢莊的卻并不多。

    可現在……不正是大好時機?

    太平盛世時,人們樂于握有土地,因為土地就是根本,而一旦出現了混亂時,這土地,反而成了累贅和負擔了。

    方繼藩見弘治皇帝和顏悅色的看著自己,自然不會給弘治皇帝掃興,便毫不猶豫的回答道:“陛下,兒臣來了孝陵,心里便念及了太祖高皇帝,太祖高皇帝創業維艱,崛起布衣,緯武經文,武定禍亂,文致太平。想他創下這千秋功業,驅逐韃虜,恢復山河,而今歸葬于此,雖百五十年之久,依舊能恩蔭子孫,兒臣……感慨萬千。”

    弘治皇帝眼露興致,不由道:“有何感慨?”

    方繼藩一臉真摯的道:“都說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自太祖高皇帝而今,而至陛下,已經六世。陛下奮太祖高皇帝余烈,推行新政,其心思,與太祖高皇帝當初治天下的心思,何其相似,所為的,不也是能定下乾坤,打造一個清平世界,恩蔭子孫嗎?”

    “可是,陛下今日來這孝陵,卻是因為……賊子們用心險惡,居然敢有弒殺陛下的心思。這百五十年來,歷代天子優待了士人,給予士紳們免取稅賦,也極力提拔他們入朝為官,想來,當初太祖高皇帝,定下這些優待士人的規矩,是希望,他們能夠為朝廷所用,協助朝廷定國安邦,惠及百姓。到了陛下登基之后,優渥更勝從前。可是結果如何呢?結果自太祖高皇帝到現在,百姓們的生活,竟沒有得到改善,依舊是赤貧遍地,是無數人失去土地,成為流民,遇到了災年,還是如從前那般,破家蕩產,賣兒鬻女。兒臣甚至……還聽聞了人相食的傳聞。陛下……百姓們從太祖高皇帝開始,非但境遇沒有得到改善,反而更加的惡劣了。”

    弘治皇帝聽到此處,默然無語,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方繼藩則又道:“于是在這江南,這尋常的百姓,失去了土地,爭相能夠進入朱門,更名改名,寄望于賣之為奴,可更多人,想要攀附朱門而不可得,想為人奴仆,有所依靠,竟也無所得。陛下是私訪過民間的,自是知道民生的艱辛。兒臣就在想,我大明列祖列宗,若知這天下的財富,為人所竊取,可天下之民怨,卻是聚之于朝廷,聚之于陛下,那么……敢問,他們在天有靈,會如何想象呢?”

    方繼藩看著弘治皇帝略略皺眉的樣子,口里接著道:“陛下,重用士人的初衷,本是為了安天下,要安天下,便是百姓們衣食有所著落,這天下,有人的土地多一些,那么流民就多幾個,百姓們的怨恨,自也就多幾分。此前優待他們的初衷,到現在,非但沒有實現,反而使情況愈演愈烈,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陛下只稍一對待他們苛刻,他們便橫行無忌,無所顧忌,先想要謀刺兒臣,次而竟是想要殺死欽差,更是妄圖誣告魏國公府,逼反魏國公,這種種罪孽,罄竹難書。兒臣這些日子,在孝陵里,心里難受的很……”

    方繼藩很努力的做出很難受的表情,可眼里的喜悅,還有即將大肆收購土地的好心情,終究有些掩飾不住。

    弘治皇帝這時,目光一闔:“若卿是朕,當如何?”

    方繼藩就忙搖頭:“兒臣不敢,兒臣不敢,兒臣怎么敢是陛下呢,何況兒臣更不敢妄自猜測陛下的心思。不過……兒臣若是斗膽,妄自猜測的話,若太祖高皇帝在世,絕不會容許這些亂臣賊子,為禍天下,非要將其誅殺干凈不可。”

    方繼藩身上,終究顯露出了戾氣。

    或許是來到這個世界,見多了人間險惡,內心深處,依舊還是擺脫不了從前那個敗家子的暴戾之氣的緣故。

    弘治皇帝臉色沉重起來,頓了一下,他平靜的道:“朕知道了。”

    弘治皇帝卻又道:“朕昨日得一夢,夢見了太祖高皇帝,他對朕說了一些話,與卿所言,不謀而合。”

    方繼藩:“……”

    方繼藩覺得弘治皇帝在糊弄自己。

    太祖高皇帝還真會托夢?這不可能啊,若是會托夢,我在這孝陵,第一個要砍死的,還不是我方繼藩?

    呃,怎么好像……陛下借托夢……想要搞什么的樣子?

    弘治皇帝隨即松了口氣,轉而道:“朕已敕命英國公張英,急調人馬,以祭孝陵的名義,火速來此,不日……即將抵達……”

    “陛下圣明。”方繼藩干笑道。

    …………

    又過兩日。

    這紫金山下,卻來了人。

    弘治皇帝不免疑惑,命孝陵衛下去將人接了上來。

    來者,乃是左副都御史曹元。

    左副都御史駐扎在南京,乃是南京御史之首,負責監督南京諸官,因為其有彈劾大權,在這江南半壁,幾乎無人敢惹。

    方繼藩聽說這曹元抵達,心里倒是覺得有趣。

    這個人,他還真有些印象。

    曹元這個人,在歷史上,可是在朱厚照登基之后,勾結劉瑾的,因為得到了劉瑾的保薦,此后拜為吏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位極人臣。

    當然,這個人當初,還有巡撫甘肅的經歷,在巡撫甘肅的時候,因為朱厚照喜愛老虎和豹子,派了宦官前往關外尋覓虎豹,而當時,關外還有韃靼人,曹元害怕因為如此,而惡化與韃靼人的關系,引發邊釁,于是上書請止。

    當然……到如今,弘治皇帝還在,朱厚照尚未登基,曹元自然而然,人生軌跡也發生了變化。

    他氣喘吁吁的帶著諸官上了山。

    弘治皇帝依舊是一身布衣,端坐在配殿之中,等著曹元領著諸官來。

    甫一見面,大家相互的打量,弘治皇帝面前的曹元,是個面善的老者,他忙是給弘治皇帝見了禮:“欽使受驚,南京上下,無不為之震驚,萬萬想不到,賊子竟是如此包藏禍心,膽大包天,老夫忝為左副都御史,已是下了條子,責令嚴查,欽使身子無恙吧。”

    他關切的看著弘治皇帝,一副為弘治皇帝擔心的樣子。

    現在張懋的大軍未到,這南京城中,敵我不分,弘治皇帝倒是樂于繼續做他的欽使。

    弘治皇帝道:“曹公多慮了,此番有驚無險,并無大礙。”

    曹元卻見弘治皇帝沒有對他行禮,心里倒是嘀咕起來。

    按理來說,眼前這個人,固然是欽差,所以自己必須先行禮,可欽差畢竟只是翰林的身份,而自己是左副都御史,位高權重,這個時候,對方才該向自己行禮才是。

    可對方只端坐不動,有失禮數。

    不過細細想來,這個欽差,定是受了驚嚇,他不過是個沒見過世面的翰林而已,現如今,遭了這么一次罪,便六神無主,倒也是情有可原。

    于是……曹元微笑道:“無事便好,無事便好,出了這樣的大事,這非老夫所樂見,現在能見欽使無礙,老夫也就放心了。”

    于是落座,有人斟茶來,曹元便凝視著弘治皇帝:“敢問欽使,是否查出了什么蛛絲馬跡,否則……何以會惹來這殺身之禍?”

    弘治皇帝只道:“一切來的突然,本官至今想起,還是心有余悸,至于查到了什么……卻不便說。”

    “對,對。”曹元又爽朗大笑起來,他很有氣度,溫和有禮:“這是當然的,畢竟涉及到的,乃是欽案嘛。朝廷委欽使來金陵,定是欽使精明強干的緣故。不過……老夫有一番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

    昨天第二更送到。 ( 明朝敗家子 http://www.jssrpx.icu/12/121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jssrpx.icu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北京pk10单吊一码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