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扶鸞之變 下

文 / 龍鱗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無數碎石從天穹降落,崩碎斷裂的廣場上,針落可聞。

    鮮血滴落在地面,似乎被放大了無數倍。

    加德依舊面帶微笑,似乎很滿意這種效果,在他的手中,米爾的臉上甚至還掛著驚懼的神色。

    “我們都是受了這惡首的蠱惑才會做出如此錯誤的事情,如今我手刃惡首,再歸還佩刀,希望大人能揭過此事,不要再讓無辜的生命死去。”

    用手肘擦拭掉臉上的血漬后,加德晃了晃右手中的頭顱,而后像丟棄垃圾一樣將頭顱隨意擲在一旁。

    緊接著,他雙手托起昊神佩刀,恭敬的緩步朝大朱吾皇走來。

    緊剩的數百位主宰在見到這一幕后,面色俱都慘白無比,仿佛失去靈魂一般,無意識的紛紛后退。

    “放你娘的狗屁!”一旁浴血的老者忽然爆喝出聲,“爾等毀我中州性命萬千,主宰更是百不存一,現在竟然敢說無辜?”

    話畢,中州修者便要再次開戰,但緊接著出現的一幕卻是讓眾人為之一驚。

    正緩步前行的加德忽然定在了原地,臉色也從通紅變成了青紫之色,看起來像是用了渾身的力量掙扎一樣。

    手中佩刀當啷一聲掉落在地,加德整個人開始以一種詭異的姿態扭曲起來。

    先收兩條手臂毫無征兆的被扯掉,然后是雙腿。

    清晰的骨裂聲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加德跪倒在地,眼中滿是驚恐,緊接著他亞麻色的短服憑空升騰出流云火焰。

    一道道細密的通紅裂痕,自他的身軀上一直蔓延至每一寸肌膚,如同灰山中的奔騰巖漿。

    難以抑制的痛苦使得他嘶吼出聲,一雙眼睛幾乎是乞求的看向大朱吾皇,“大人,救我……”

    在他說完這句話后,蔓延至周身的裂縫便將他徹底撕碎,成了一地黑褐色的渣滓。

    這種詭異之至的場面只存在一瞬,當眾人回過神來時,加德已然化成灰燼。

    大朱吾皇眉頭緊皺,能夠在大庭廣眾面前輕易終結加德的,除了他之外,在場的任何人都不可能。

    可又會是誰能有這種能力?

    就在這時,地面上的昊神佩刀忽然震顫,而后像是被什么東西拉扯住一般,徑直飛向巨陽宮。

    待定睛看去時,那巨陽宮前不知何時出現一道身穿白色長衫的身形,昊神佩刀便在其手中。

    不等大朱吾皇發問,那老者連帶著數千中州修者單膝跪倒在地,口中高呼,“見過老祖!”

    四目相對,大朱吾皇非但沒有放松警惕,反而將氣息提升至最高。

    因為他敏銳的察覺到,眼前的這個白衫男子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非常不穩定,像是飄搖的火焰,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饒有深意的打量了一眼大朱吾皇之后,白衫男子翻轉昊神佩刀,“這刀,是從何而來?”

    跪在地上的老者搶先開口說道,“回老祖,是我們從那欲毀滅中州的惡首手中奪得的。”

    “胡說什么呢,那柄刀明明是我兄弟的,”梅蓋爾斯一指大朱吾皇,“什么時候成你們奪的了?”

    老者怒瞪梅蓋爾斯一眼,卻沒有說話。

    “此刀,是你所有之物?”白衫男子看向大朱吾皇。

    “自然。”大朱吾皇淡淡說道,“還請歸還。”

    白衫男子點點頭,隨后說道,“玉頃,送客。”

    大朱吾皇眉頭一挑,覆蓋在周身的紫芒驟然旺盛了幾分。

    一旁的梅蓋爾斯見狀,沒有絲毫猶豫的釋放出屬于主宰之上的強大氣息。

    而立在大朱吾皇身后無一隕落的月侍,也在同一時間釋放出波動氣息。

    他們奉獻了神智成為死士,不會審查時度,也不會恐懼,從離開西域的那一刻起,便只謹遵大朱吾皇一個人的命令。

    老者看了看眼前劍拔弩張的局勢,又想到這群人是特地從西域來幫中州的,不然中州在那群瘋子的沖擊下,保不保得住還是兩說。

    可正是因為如此,現在就趕人難免有過河拆橋之嫌,萬一他們回去添油加醋的說上一遍,中州的名聲可就難堪了。

    幾經權衡之下,老者陪笑說道,“諸位,要不然在中州稍作休整再走,也好使我們盡盡地主之誼?”

    “那柄刀是我的。”大朱吾皇凝眉說道,語氣越發冰冷,“還請歸還。”

    老者剛想開口,那白衫男子應聲道,“此刀有主無主,還有待商榷,暫時還不能給你,待發現這柄刀沒有危害后再還給你也不遲。”

    四下里一片死寂,大朱吾皇半瞇著雙眼沒有說話,身上的紫芒確實愈發濃郁。

    就在梅蓋爾斯以為要打起來時,大朱吾皇忽然撤去了渾身紫芒,“可以,你們什么時候把刀還給我,我們再走也不遲。”

    白衫男子微微一笑,對大朱吾皇拱了拱手之后,攜昊神佩刀進入巨陽宮。

    老者見狀松了口氣,趕忙指引大朱吾皇等人前去歇腳。

    回頭看了一眼金碧輝煌的巨陽宮,大朱吾皇的內心沒來由的升起幾分不好的預感。

    巨陽宮。

    與金碧輝煌的外建筑不同,殿內并無過多裝飾和異色。

    整個殿內不施精雕細琢,以玄青色為主,無形之中給人一種莊嚴空曠之感。

    殿門閉攏,白衫男子還掛著笑容的臉上逐漸淡漠,就連眼睛也逐漸無神空洞起來。

    而他持握昊神佩刀的手掌悄然緊握。

    整座巨陽宮內分為兩部分,正殿和后殿,二者之間設有一層無形結界,從后殿觀望前殿一覽無余,而前殿卻無法透過結界看到后殿。

    之所以設置結界,便是因為這巨陽宮后殿內,藏有一枚支撐整個中州的樞石。

    與前殿莊嚴的玄青色調不同,整座后殿內部被一層濃郁到極致的青藍芒色所包裹。

    且在這層芒色之上,鐫刻有無數繁密符文,隨著青藍芒色不停的律動著,像是有著生命一般。

    而在這后殿的正中央位置,坐定著三位須發皆白的修者。

    在這些修者的中央,懸空一枚嬰孩腦袋大小的青藍晶石。

    以青藍晶石為中心,合共四道靈力鎖鏈在源源不斷的為晶石輸送著能量。

    每一道靈力鎖鏈皆由一位修者操縱。

    而在這四道靈力鎖鏈前的蒲團上,空缺了一道身形。

    察覺到前殿傳來的動靜,其中一位老者抬眼透過結界探明情況后,便重新閉眼說道,“扶鸞,動作快些,切勿要偷懶。”

    結界波動,白衫男子緩步進入后殿內。

    此刻的白衫男子動作輕緩,一只手臂大半背在身后,緩步前行。

    鋒銳的刀尖在他的頸間似露未露。

    或許是還未感到歸為,那老者再次睜開眼。

    不等他開口說話,一柄鋒銳無比的黑刀,帶著凌冽殺意斬了過去。

    鮮血四濺,灑向空缺的蒲團,灑向最中央的樞石。

    其余兩位老者瞬間察覺,還未睜眼便從各自的身上激蕩出渾厚的波動氣息。

    白衫男子被蕩出數米遠,而后身形未停,狀若瘋魔的持刀沖向兩位老者。

    在看清眼前的一幕慘劇后,兩位老者目眥欲裂,“扶鸞,緣何?!”

    “緣何?你們都瘋了,我要肅清這個世界,我要離開這座囚籠!”白衫男子一改先前儒雅,滿臉猙獰的舉刀砍向維護著樞石的層層結界。

    “這里就是一座巨大的囚籠,對待我們的就是永無止境的囚禁,你們非但沒有任何反抗之心,反倒安逸適從,甚至還在不斷的加固著這座囚籠,你說!是你們瘋了,還是我瘋了?!”

    其中一位老者面容悲戚,慟聲道,“即便是數十萬年你還放不下嗎?即便這是囚籠,那也是在數十萬年前,現在這個世界已經屬于后輩,你斷然毀掉樞石,后輩血脈絕無存活可能!”

    “后輩?”白衫男子森然一笑,“他們的存在本就是痛苦的,與其終生困居于此,倒不如讓我現在就了結了他們。”

    重重一刀劃開結界,兩位老者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

    行走在破碎的廣場上,大朱吾皇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安。

    一旁的沒改阿色用手肘捅了捅他,然后小聲說道,“佩刀還是越早拿回越好,我總覺得剛才那個人有些古怪,氣息波動的不太尋常。”

    大朱吾皇一愣,隨即問道,“你也察覺出了?”

    梅蓋爾斯皺眉點了點頭。

    當即大朱吾皇不再思索,快步追上前方帶路的老者,“你可知這中州樞石在何處?”

    老者聞言滿臉警惕,手掌也悄然覆在了劍柄上,“你問這個作甚?”

    大朱吾皇急聲道,“有極為重要的事情,晚點就麻煩了!”

    老者一臉復雜的看著大朱吾皇,正想著該如何拒絕回答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然響徹天穹。

    “扶鸞已變,凡中州修者人人盡可斬之!”

    隨著這道蒼老的聲音消散,腳下本就破碎不堪的廣場忽然加快了崩毀的速度,并且一股寒潮不知從何而起,吹在了每個人的身上。

    大朱吾皇下意識的打了個寒噤,而后像是意識到了什么,回頭看向巨陽宮。

    像是被風吹散的沙丘,整座巨殿開始剝落粉碎。

    一道青藍芒柱破開殿頂,隨后泯滅于天穹之上。

    沉沉而落的夕陽直接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混黑的裂縫。

    隨著這道裂縫的出現,天穹像是不堪重負一般,轉瞬便撕裂出無數混黑裂縫。

    無數涅滅物質從裂縫中爭先恐后涌出,吞噬著一切能吞掉的東西。

    不僅如此,地面開始震顫,板塊開始大面積龜裂下陷,奔騰肆虐的黑水從地底涌出,將一座座大城淹沒。

    老者連帶著一眾中州修者面色巨變。

    大朱吾皇猛的以拳擊掌,“都還愣著干什么,中州已經開始覆滅,有多遠跑多遠!”

    盤踞在中州仍舊不肯離開的主宰們,在察覺到這一變化后,登時便催動全身氣息飛速逃離。

    盡管如今的境域覆滅已經不能摧毀主宰,但對其破壞力仍舊是嚴重且不可逆的,自然越早逃離越好。

    老者呆愣當場,嘴唇囁諾,“中,中州,毀了……”

    大朱吾皇怒極,“你們中間他娘的居然還有叛徒,叛徒竟然還是你們老祖?!”

    “怎么可能,老祖他怎么可能。”老者面色痛苦不堪。

    “中州都開始毀了,還在這感懷你老祖做的好事呢?”大朱吾皇怒聲說道,“如今中州覆滅,凡是中州修者現在盡數離開,不然造成的損傷將是不可挽回的。”

    沒有任何一人動身,這些中州修者也從先前的不敢置信轉變成了痛苦。

    延續的血脈,被稱為家的土地,如今被盡數毀于一旦。

    老者看向巨陽宮的眼神逐漸血紅,“凡是中州修者聽命,扶鸞已變,隨我一同將其誅殺!”

    不等大朱吾皇阻止,近千數的修者便沖向巨陽宮殘址。

    “咱們要不要過去幫忙?”一旁的梅蓋爾斯弱弱說道。

    “當然要幫,不過不是幫他們。”大朱吾皇沉聲說道,“而是要重新奪回佩刀。”

    天地之間在不斷的顛覆著,不再有白天和黑夜。

    如今的整個中州境域將是被搖勻的蛋液,入眼盡是混沌的黑暗。

    主宰之下的生命輕易被剝奪,存活著的也已經失去了根基。

    雙目血紅的老者手持殘劍,掠向徹底粉碎的巨陽宮前。

    待粉末碎石殆盡,一道披發提刀的身影緩緩出現,白衫上滿沾鮮血。

    “扶鸞,你該死!”老者雙目血紅,聲音悲慟,“整個中州九這么被你毀了……”

    白衫男子緩緩抬頭,被血漬布滿的面頰擠出一道怪異的笑容,“我該死,我也想死,可誰都能殺的了我?”

    老者慟聲道,“今日,我便用你的血祭奠中州萬萬生靈!”

    話畢,老者提劍決然而至。

    然,縱橫肆虐的劍氣只存在了一瞬,而后便如決堤之水,寸寸崩毀。

    白衫男子只是手掌輕揮,老者便遠遠的倒飛出去。

    下一刻,一束紫芒凝聚在老者的背后,將其輕輕托住。

    “都這么大年紀了,做事要三思后行,你以為自己還像年輕人一樣么。”大朱吾皇淡聲說道,隨即將老者送回中州修者手中。 ( 吾皇,萬歲 http://www.jssrpx.icu/12/1237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jssrpx.icu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北京pk10单吊一码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