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九百一十八章 戊五

文 / 莫默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虛空浩瀚廣袤,深邃寧靜。

    單從外表上看,這墨之戰場與三千世界其實并沒有太大的區別,但一路行來,楊開卻能感覺到這一方天地暗藏的兇險。

    有不少星辰大陸,又或者是靈州分布在虛空之中,上面隱隱約約有生靈活動的痕跡,楊開不敢靠近,都是遠遠避開。

    不過不管是那星辰大陸還是靈州,遠遠看去,皆都是有墨之力充斥其中。

    這里是墨族掌控的領域腹地,想要趕往洞天福地控制下的最近關隘,楊開估計自己最起碼也要花費十幾二十天的時間,而這一路注定不會順風順水,會遭遇什么危險誰也說不準。

    蒙奇覺得楊開根本沒辦法安全抵達最近的關隘所在,實力不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所了解的情況比楊開要多的多。

    即便是他巔峰之時,有楊開這樣的條件,也絕對不可能從墨族腹地逃回去。

    只不過他并沒有給楊開潑什么冷水,人總要有點希望的。

    某一刻,楊開目光忽然被遠處一副奇景所吸引。

    在那遙遠的虛空中,有一座巨大靈州橫亙,而在那靈州之上,赫然還有一個極為奇特的存在。

    楊開仔細觀望,發現那奇特之物看起來像是一朵巨大花苞,只不過通體漆黑,給人一種極為邪惡怪異的感覺。

    那花苞似乎有生命一般,微微舒張收攏之時,濃郁的墨之力從那花苞之中涌將出來,充斥四方。

    許是因為這怪異的花苞的存在,這靈州四面,方圓百萬里的虛空,竟都被墨之力彌漫著。

    這是什么東西?楊開微微驚詫,蒙奇可沒跟他提過這個。

    他也不敢隨意上前查探,遠遠觀望一陣,實在看不出什么名堂,也只能再次遁走。

    雖一路沒碰到危險,但虛空并非安全之地。

    沿途所過,虛空中偶爾有大片的墨之力殘留,仿佛一片片墨云。

    楊開總算明白蒙奇為何不跟自己一起逃出來了,他雖是七品,但小乾坤早已不完善,小乾坤不完整,就意味著有缺陷,即便能從那秘境中安全出來,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會很容易被再次墨化。

    一旦真發生這樣的事,后果不堪設想,最起碼,楊開與他又得打一場才行。

    這墨族腹地,根本不是武者能夠長時間停留的,沒有乾坤四柱這樣的寶物,即便是八品來此也有時刻被墨化的風險。

    而這樣的環境對墨族又或者墨徒來說,卻是如魚得水。

    楊開一路走走藏藏,行程緩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按蒙奇的說法,他如今在這里的身份,是一個無主的奴仆,這樣的人很容易被墨族給盯上,要么將之收為奴仆,要么便是當做食糧,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他根本不敢與任何墨族照面,神念也一直監察四方,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讓他警覺萬分。

    雖然他已經足夠小心,但變故還是突如其來。

    這一日,楊開正朝前飛掠之時,遠遠便看到一艘巨大奢華的樓船迎面朝自己飛來。

    墨族這邊也是有飛行秘寶的,他們本身或許不精通煉器,但無數年來被墨化的墨徒當中,人才具備,煉制一些飛行秘寶自然不在話下。

    這些日子他也曾見過許多墨族的飛行秘寶,可以說是造型各異,眼前這個樓船模樣的,算是正常的。

    有一些飛行秘寶的形狀可以說極為古怪。

    不過無一例外的是,墨族的飛行秘寶,都極為巨大。

    這一點楊開可以理解,之前在那秘境之中發現的六位墨族領主,都是小巨人一般的存在,塊頭比正常的人類要大好幾倍有余,他們的飛行秘寶自然也不會小到哪里去。

    一般這種巨大的飛行秘寶上,都有墨族強者坐鎮。

    見此情形,楊開哪敢在原地停留,左右觀望之下,空間法則催動,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他不敢瞬移太遠,對這墨族腹地,他不熟悉,萬一不小心闖入什么不該闖的地方,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所以他瞬移的方向,是視野所及的一片墨云所在。

    虛空中許多這樣的墨云充斥著,也很容易隱藏身形,之前楊開數次遭遇墨族的飛行秘寶的時候,都是這樣躲避過去的。

    路過的墨族也不會細細查探什么,畢竟這里對他們來說并沒有太大的危險,墨云也是隨處可見。

    不過這一次,運氣似乎用光了。

    楊開才瞬移至墨云之中,便感覺有些不對。

    墨云內竟有幾道氣息暗藏,似是察覺了他的忽然闖入,瞬間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來。

    楊開大驚。

    還不等他再次催動空間法則,便已被來人包圍,一道道神念鎖住他的身形。

    兩個六品,兩個五品!楊開眉頭一揚,從四周武者的力量波動推斷出了對方的修為。

    既是開天境,還出現在這種地方,無疑是墨徒了。

    單單只是墨徒也就罷了,關鍵是墨徒等閑時候是不會離開自己的主人身邊的,換言之,這四位墨徒的主人也絕對在這墨云之中。

    果不其然,就在四人將楊開包圍的一瞬間,一道巨大的身影從墨云深處踏出,徐徐來到楊開眼前,高居臨下地俯瞰著他,那一雙眸中透著一股新奇,還有淡淡的驚喜。

    楊開頓時滿嘴的苦澀塞過吃了黃連。

    有心暴起發難,將面前墨徒和墨族趕盡殺絕,卻又顧忌從附近馳過的那一艘樓船!

    兩個六品墨徒和兩個五品墨徒在他眼中,并不算什么,來的這一位墨族似乎也不是太強大的存在,最起碼沒有給楊開多厲害的壓迫感,沒法與他之前碰到的幾位領主相提并論。

    但是那樓船上絕對有領主級別的墨族坐鎮,這邊一旦發生打動,勢必要將那邊驚動過來,到時候若不能斬草除根,后患無窮。

    跑也不可能跑了,墨徒見到墨族居然還有膽子逃跑,這本身就是個沒辦法解釋的問題,在他所接觸的墨徒當中,所有墨徒都是唯墨至上的。

    一旦這樣干了,勢必要引起無窮無盡的追殺。

    楊開按下心頭的殺機,面上閃過一絲絲惶恐,在那墨族的凝視下,貌似驚懼地后退了幾步。

    那墨族饒有興致地打量著他,開口問道:“哪來的?”

    旁邊一位身形壯碩的六品開天回道:“不知,忽然闖進來了。”轉向望向楊開,替墨族問話:“你從哪里來?你的主人呢?”

    楊開思緒百轉,沒做猶豫便道:“從戰場那邊過來,我沒有主人。”

    墨族既然與洞天福地常年爭斗,戰場的前線肯定激烈無比,楊開雖然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戰事,但估摸著每一次大戰,應該都會有人被墨之力侵蝕,墨化為墨徒。

    這樣的墨徒無依無靠,不可能返回洞天福地鎮守的關隘,那唯有遁往墨族腹地尋求自保。

    這也是楊開一路上提前想好的說辭,本來就是準備以防萬一的,沒想到真派上用場了。

    他也不知會不會有什么破綻,但此話說出之后,無論是那小巨人般的墨族,又或者是幾個墨徒,顯然都沒有起疑。

    那墨族甚至還露出了極為欣喜的神色,嗡聲道:“運氣不錯,竟還有這樣的好事讓我碰上。”

    說話間,他大手罩來,當頭朝楊開抓下,口上道:“既沒有主人,那從今以后,我便是你的主人了!”

    楊開強忍著沒有躲閃,因為沒從這墨族身上感受到殺機。更何況,這個墨族身邊只有兩位六品墨徒,兩位五品,估計本身的實力和地位也不怎么樣,自己一個六品對他應該有不小的吸引力。

    蒲扇般的大手罩在楊開頭上,濃郁的墨之力涌出將他包裹,楊開紋絲不動,墨之力侵入小乾坤之中,被天地泉封鎮。

    楊開卻適時地讓墨之力覆蓋了自己的雙眸,身軀微顫。

    少頃,那墨族收回大手,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微微頷首,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從今以后,你就叫……”墨族說著,似乎有些茫然,撓了撓臉問一位六品墨徒:“叫什么來著?”

    那六品墨徒恭恭敬敬:“戊五!”

    “啊,對,戊五!”墨族撇撇嘴,有些不耐煩,“你們人類的東西就是麻煩。”

    楊開不知自己為何忽然新得了一個名字,但也只能被動接受。

    那六品墨徒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指著自己跟他解釋:“我叫甲一!”

    又指著另外幾人介紹:“乙二,丙三,丁四!”

    楊開頓時無語,原來是這樣來命名的,估摸著是這墨族懶得記自己奴仆的名字,便想了這么個簡單的辦法,或許也是墨徒們建議的。

    甲一和乙二都是六品開天,丙三丁四則是五品。

    其中乙二是個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丙三是個身材有些臃腫的女子,丁四則是個矮小的老頭子。

    也不知這幾人都是出身哪一家洞天福地,不過無論他們出身哪一家洞天福地,之前必定都是各自宗門的精銳,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到這墨之戰場,然而此刻卻被墨之力墨化,跟在墨族身邊為奴為仆。 ( 武煉巔峰 http://www.jssrpx.icu/2/26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jssrpx.icu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北京pk10单吊一码倍投